老张快十二点才上床

2020-03-29 三门峡装修公司

老张快十二点才上床,三点就醒了,哭醒的。梦里他去省城看儿子,儿子快大学毕业了,他一直没去看过。一路打听,好不容易找到了宿舍,好像每个床铺都罩着老张小时候农村里那种蚊帐,床上没有一个人,老张撩开蚊帐一张张床铺找,终于看到了深睡的儿子,老张好高兴,端详了一阵子才喊儿子的乳名。然而,儿子不但叫不醒,而且碰不醒,老张突然清楚儿子是病了,精神天地瞬间崩塌,嚎啕大哭。老张在激动中醒来后,眼泪像启开的闸门控制不住,渗透了半个枕头。

老张轻轻地側过身子,他怕惊扰了熟睡的妻子,也怕妻子发现他哭了,一个大老爷们,无端的流泪多不好意思,男人的灵魂都是孤独的。

老张近年来睡眠越来越差,梦多易醒,醒来就再也无法入睡。他一直认为自己记忆力差,对儿时的事没有一点印象,而别人总是记得很清楚。可最近一段时间,那些模糊混沌的记忆清晰的凸现在梦境里。那是老张三四岁的时候,姐姐带着他在回家的路上,天空灰暗,寒风呼啸,大朵大朵的雪花横空狂舞,大地白茫茫的一片,他们走到了桥头,快到家了,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熟人,说他们的父母出门有事去了,幼小的老张抬头望去,隐隐约约中家淹没在风雪之中,心里突然空落落的,又冷又饿的他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。这时姐姐立即蹲下来,一边给他抹眼泪,一边安慰着他,给他拍打身上的积雪。其实姐姐也就大他两三岁,丁点儿大。老张醒来后很吃惊,那些平时捕捉不到的遥远记忆,怎么突然在梦里变得清晰而准确。

前不久,老张梦见妻子突然病倒,人事不省,老张看着她的嘴唇由红变白,他一把搂住妻子,声嘶力竭的叫喊,泪如雨飞,无人应答。被恶梦惊醒的老张悄悄擦去眼角的泪花,侧过头从背后看着妻子。她的呼噜声有些粗重 ,一定是累了,跟自己二十多年,头发白了,脸色黄了,一路走来,他们和千千万万的夫妻一样,少不了磕磕碰碰,但总体是和睦的温馨的。她把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这个男人,这个家庭,她是有些唠叨,有些苛刻,但家里的吃穿住行,哪一样少得了她的操心。老张不敢想象,如果离开了身边这个女人,他的日子将是怎样的一塌糊涂。老张正准备轻轻的翻个身,妻子的鼾声突然停下了,身子也动了动。老张等妻子的鼾声再次响起后,才翻过身来,把手小心的伸过去搂住了她,就像小心的搂住另一个自己,也像拥着自己的女儿。

年轻的时候,老张常听父母说睡不着,他不理解,也从来没有认真的去理解。今年生日时,父亲说,你也是年近半百啦。老张大惊,怎么自己就不觉得呢。他是机修工,整天精神饱满的干得有滋有味,最近还考虑兼职呢,年轻人一样喝酒打牌,K歌,说笑话,没有觉得跟过去有什么不同。但是,五十岁是个多老的年龄啊,五十知天命,他特意查字典,研究“天命 “这个词的意思。好像字典里也没说很清楚,他过去是有一套《辞源》的,好多年没翻过,不见了。他心里就把天命理解为人的命运和寿命吧。是很恐怖的,小时候写作文总是写“一位年近半百的大爷”怎么怎么,而他如今和儿子走在一起,经常把手搭在儿子肩上,像两兄弟一样。

其实对时光流逝的觉察还是有的,只是从来没有如此紧迫和强烈。 比如老家的父母近年来身体垮得很快,尤其是听力差了好多。父母都七十多了,老张一直觉得他们是自己的心里依靠,他们永远就是那个样子,从过去到现在,到将来。有一次半夜里醒来他突然想,如果父母离开了人世,老家还是家吗,回去还有家的感觉吗?这样一想,顿感凄凉。

岁月不饶人,当年襁褓中的儿子咧开嘴笑,没有一颗牙齿,多可爱。好像是一晃,儿子二十多岁了,如果不上大学,老张都可以抱孙子了

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,时刻关心和牵挂 ,小的时候怕他营养不好,最担心感冒发烧。儿子两岁多时有次发烧,全身抽搐,背过气了,老张和妻子吓得大哭。青春期怕他叛逆,怕他不走正道,枕边床前,苦口婆心。现在长大了,又担心他的婚姻。

儿子处了个女朋友,好几年了。老张的老婆对未来的儿媳还是有一些要求的,老张倒无所谓,只要人品好就行。可是儿子谈的这个身体有毛病,这怎么行,搞不好会殃及下代。老张两口子没办法,放弃所有的要求,只要儿子另挑一个,儿子却犟上了,跟他妈吵,跟老张辩理:你一直教育我怎样做人,现在让我见异思迁,游戏感情。老张准备了一肚子话,但一旦面对儿子却语塞了。他们盼着儿子回来,可回来一谈这事就都不开心 。后来老张他们有意不提这事,大家都装心里还是郁闷。现在儿子几个月不与家里联系了,他离他们越来越远了,完全不是小时候那种贴心贴肝的感觉。

儿子不亲近老张,老张有时很气,不让妻子给他打电话,可自己潜意识中惦记着。头天晚上他就做了个梦,儿子七八岁的样子,飞奔在三岔路口,差点被后面来的汽车刮着。儿子对老张的叫喊充耳不闻,跑到对面,飞速跃上自行车,自行车一歪,差点倒地,老张的心再一次被提到嗓子眼,醒了。。。。。。

失眠的老张在这个清晨里思绪纷繁,杂乱无章,却异常活跃。不知不觉天大亮了,他随妻子一骨碌爬起,风急火燎 的洗漱完毕就准备上班了。临走时他忘不了在镜子前照照,其实老张小时候脑子里根本没有着装的概念,衣能蔽体,食可果腹就行。后来的生活经验告诉他,衣冠取人还是存在的,整洁点对他人对自己都是一种尊重。老张理了理斑白的鬓角,自言自语的说:“唉,又要染发了。”妻子瞟了他一眼说:“染多了不好,四五十岁了还讲个什么究,又不要讨小妹子喜欢。”老张回头冲她做了个鬼脸:“四五十岁就不是人了?”说完就吹着口哨匆匆出门融入了新一天的沸腾。

共 217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本文通过年过半百的老张所知、所感、所行而告诉人们一个道理,什么是“知天命”?人过五十就开始逐渐地步入了老年人的行列,这时,许多年轻时都没有的思想和小毛病都出现了,比如耳聋、爱唠叨,爱操心,爱失眠,甚至还爱美了等等,这都是逐步衰老的明显特征,这也是人类从出生到死亡的一个过程。其实,人老了并不可怕,只要心态年轻就好,就像老张,可以通过染发、吹口哨、和老伴做鬼脸等来掩盖自己年龄上的衰老。文中老张对老伴儿的爱是文中的一大亮点,一个女人把自己最美丽的青春都给了男人和家庭,并能一直相伴到老,这是人间最真、最美、最值得尊敬的情感。作者对人物的形象和内心活动刻画的很细致,这是一篇值得一读的好作品,推荐赏阅。(编辑:静尘)

1 楼 文友: 2015-09-09 10:15:04 欣赏学习作者的写作技巧,能把一个人物刻画的如此清晰细致真的需要有深厚的写作基础。

2 楼 文友: 2015-09-09 10:16:26 人活着是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,最好是忘记年龄。

 楼 文友: 2015-09-09 10:16:52 感谢作者赐稿,期待下一片佳作。假性心肌梗妇科千金片哪有卖固本回元口服液成分

营口牛皮癣医院到哪家权威
经期延长什么原因
什么是更年期女性应注意事项
为你推荐